当前位置: 主页 > 优惠大全 > 科大讯飞式烦恼:布局赛道的转化率仍待提升

科大讯飞式烦恼:布局赛道的转化率仍待提升

时间:2018-03-12 00:00点击:

“现在人工智能领域有种浮躁的氛围,有些企业靠AI讲资本故事、炒作股价。人工智能不应仅仅是实验室里的、PPT里的‘概念上的AI’,更是‘产业AI’。”此前一位BAT相关负责人如此评价。 这是一个交织着产业变革、上市公司并购重组,以及K线图不断跳跃的经典资

“现在人工智能领域有种浮躁的氛围,有些企业靠AI讲资本故事、炒作股价。人工智能不应仅仅是实验室里的、PPT里的‘概念上的AI’,更是‘产业AI’。”此前一位BAT相关负责人如此评价。

这是一个交织着产业变革、上市公司并购重组,以及K线图不断跳跃的经典资本故事。

镜头拉回2018年1月9日,美国拉斯维加斯,CES2018消费电子展。

科大讯飞第一次亮相CES,讯飞晓译翻译机、译呗翻译机、MORFEI智能麦克风、叮咚二代音箱、阿尔法蛋、莫比斯耳机、讯飞语音合成系列芯片,涵盖翻译、家庭、汽车等多种场景的人工智能产品一一呈现。

这个颇有仪式感的展览背后,包含了科大讯飞从传统B端业务转向C端的“重头”布局。

变局潜在发生,故事主人公科大讯飞董事长刘庆峰2017年12月谈到,“整体上,人工智能会大规模发展,但明年将会有一大批的人工智能创业公司倒闭”。

谁的蓝海?

这一战略层面的变化,在科大讯飞内部,被定位为“平台+赛道”:以语音技术为接口,教育、司法、医疗、交通、智慧城市均成为AI+赛道。这个词汇,通过媒体报道与研究报告等,不断被强化,并为市场所周知。

尤其是2016年,AI行业发展六十周年。这一年,科大讯飞消费者、智慧教育、智慧城市三大事业群正式成立,其中科大讯飞二号人物胡郁担任消费者事业群总裁。该事业群有讯飞输入法、灵犀、讯飞听见、智慧家庭、智能玩具等一系列C端产品。

一般而言,这将是一个技术迭代带动产业龙头蓬勃发展的“老套故事”,主角有苹果、谷歌,也有腾讯、阿里,尽管这些企业成长不乏曲折,但整体而言,均因为行业的不断做大,而获得指数级的成长速度。

但是在人工智能这一领域,故事情节发生了陡变,这种改变在科大讯飞的几大赛道,均呈现出“崭新”的竞争逻辑。

譬如在教育赛道,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查阅科大讯飞2016年年报,科大讯飞拿下了北京、上海、广东10余省市中高考英语听说考试的口语评测技术使用,累计考生数突破1700万。大学英语四级考试智能评分应用,并完成了安徽、江苏、广东、湖南等省市中高考作文的智能评分应用试点。

科大讯飞称,在教育等应用领域采取了“应用免费推广,增值运营服务”的模式。

与之相随的,是行业独角兽和BAT无处不在的身影。

成立于2014年的乂学教育闯了出来。

乂学教育开发了国内第一个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自适应学习引擎“松鼠AI”,天使轮融资被追加至2.7亿元,投资人包括国科嘉和(中科院)、新东方、好未来乃至俞敏洪个人。其在国内102个城市开设了264家学校,希望通过线下学校收费和线上学习系统实现商业化。

类似的,在医疗领域,科大讯飞的智能语音系统在301医院、瑞金医院、北京大学口腔医院等20多家医院落地。

与之同时,2017年,腾讯推出了首款AI医学影像产品——腾讯觅影(MIAIS)。阿里的AI医疗产品——ET医疗大脑,牵手了华大基因和上海华山医院。

聚焦医学影像的创业公司汇医慧影,2018年1月8日获得鼎晖投资C轮数千万融资,其诊断产品已在100多家医院落地。

就在科大讯飞现身CES的同一天,以智能装备集体出征的还有百度。

百度展现了对无人驾驶的热爱,参展的有其自动驾驶量产产品Apollo Pilot和小度车载系统等,合作伙伴包括北汽、一汽、奇瑞、金龙客车、博世等。

这也是科大讯飞的布局赛道,其与奔驰、宝马、丰田、上汽、一汽、吉利、奇瑞、江淮、广汽等厂商合作,还发布了AIUI车载系统飞鱼助理。

在看得见的面向消费者的赛道,竞争更为激烈。

科大讯飞称,智能电视业务在电视行业继续保持行业第一,叮咚音箱2016年销量近10万台。

无论是阿里的智能音箱天猫精灵,还是百度的Fish VSI智能音箱、Sengled智能音箱灯、PopIn Aladdin投影灯智能音箱,显然让这个赛道变得拥挤。

更不用说,以智能语音交互技术为主的思必驰和云知声的入场。

“围城”渐成

2017年,科大讯飞股价在3月入选科技部人工智能“国家队”,尤其是5月份开始,一路走高至8月份的64.77元,11月冲上了70元高位,市值一度突破千亿元。

这一表现,在A股玩家的规则里“理所当然”。

为了贯彻“平台+赛道”的战略,这五年,科大讯飞开展了一系列并购动作。

2013年6月,科大讯飞以4.8亿元收购启明科技100%股权,2014年10月,其以2.1亿元收购上海瑞元100%股权,2015年3月,其以3720万元增资获得安徽信投18.6%股权,2016年,其以1亿元增资获得讯飞皆成23.2%股权之外,还以4.96亿元收购乐知行100%股权。

除此之外,2015年4月,科大讯飞定增计划募资不超过21.5亿元,用于智慧课堂及在线教学云平台和“讯飞超脑”等项目。2016年,其中1.01亿元募资金额变更为讯飞皆成股权收购项目。

但亦可以看到保守的一面。当记者问及科大讯飞是否会介入金融的人工智能业务风口,其一位高管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坦言,科大讯飞目前最重要的布局在教育领域,并无计划大规模涉足金融行业。

但3月2日,国泰君安一位长期关注人工智能领域的投行人士分析仍然预判,“护城河可能会越来越浅”,

尽管与京东JIMI智能客服、百度地图都有合作,但无论是在资本、大数据、技术储备乃至市场用户等方面,科大讯飞与BAT巨头更多呈现出对抗的一面。这种对抗,却鲜有券商研报关注。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试图了解,但BAT三方均未对其在人工智能领域的资金投入予以正面回应。

不过从财报来看,阿里2017财年技术研发投入为170亿元,百度2017财年技术研发投入为129亿元,腾讯2017财年技术研发投入为118亿。

2014-2016年,科大讯飞的研发投入分别为5.18亿元、5.77亿元、7.09亿元(占营收的29.18%、23.08%、21.36%)。

而在大数据获得能力上,为了获得更多的用户,科大讯飞不遗余力扩大销售和管理费用。2016年,其销售费用增长72.78%,2017年前三季度管理费用增长60.57%。

截至2016年末,讯飞开放平台开发者达25.7万(同比增长133.6%);过去18个月总用户数(独立终端数量)达9.1亿,月活跃用户达3.08亿(同比增长71.1%)。

相比而言,BAT自带的流量属性,为其铺开市场提供不少优势。

阿里、腾讯、百度都有对应的AI开放平台。以百度的DuerOS开放平台为例,DuerOS新增130余家合作伙伴、落地硬件解决方案超过20个、每月新增5款以上搭载DuerOS的设备。

不过,即使是卡位战,各家的人工智能战略也有侧重。

2017年是百度“All in” AI的第一年,其在2017年7月5日,宣布全面转型成一家AI公司。

百度集团总裁兼COO陆奇提到,百度开放了包括语音、图像、自然语言处理、视频、增强现实、知识图谱等在内的90多项AI技术能力。

腾讯则提出“make AI everywhere。腾讯AI lab负责人姚星公开表示,腾讯的AI基于四个垂直领域,计算机视觉、语音识别、自然语言处理和机器学习。

2017年10月,阿里宣布投资千亿元成立达摩院,将在全球建立实验室,覆盖量子计算、机器学习、视觉计算、自然语言处理、下一代人机交互、芯片技术等多个领域。

另一份数据中,截至2017年底,IT 桔子跟踪到1131家人工智能相关公司,1296起投资事件,历史投融资总额1336亿元。寒武纪、甲骨文、地平线、云知声等一批创投企业崭露头角。

困惑不止讯飞

对科大讯飞来说,布局赛道的转化率仍待提升。

2月27日,科大讯飞发布业绩快报,2017年营收54.58亿元,同比增长64%;净利润为4.28亿元,同比下降11.66%,其公告称,净利润下降源于2016年收购的安徽讯飞皆成非经常性损益。

2016年,科大讯飞实现营收33.2亿元,净利润4.79亿元,同比增长仅为12.69%。

“公司研发投入长期维持在营收的20%,加上资本化研发支出的摊销,以及市场推广和渠道建设投入,这种开荒播种式的投入反映公司目前的战略定位:忽略利润而着重行业卡位”,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研究员杨小舟曾公开评价科大讯飞。

目前仅可以从2016年年报看到更详细的数据,其中,对科大讯飞营收贡献最大的两块业务分别是教学产品和服务(营收占比27.4%),信息工程(营收占比 25.07%),此外,公共安全行业产品营收占比7.32%,智慧城市行业应用营收占比4.63%,智能硬件产品营收占比1.06%。

根据本报记者统计,A股还有大华股份(002236.SZ)、中科曙光(603019.SH)、机器人(300024.SZ)等三四十家人工智能公司。类似科大讯飞的困惑,已然不是个案。

譬如,顶着3900亿元市值的“安防第一股”海康威视(002415.SZ),也朝着人脸识别等AI业务奔跑。

无论是二级市场,还是一级市场,“热点概念”引发的资本追捧,贯穿2017年几乎全年。而在产业端,继人工智能(AI)被写入2017年政府工作报告,抢滩产业链的剧情轮番上演。

2017年,海康威视接受762家机构调研,也以安防设备为起点,延伸至各种层次的人脸、车牌等数据分析的AI业务。

此前一年,海康威视发布了包括“海康深眸”系列摄像机和“海康猎鹰”、“海康刀锋”,以及“超脑”NVR、“脸谱”人脸分析服务器等多款前端、后端的智能产品。背后是高昂的投入, 2014年-2016年,海康威视研发费用分别高达13亿元、17.23亿元、24.33亿元。

与之对标,非上市公司的广东世纪晟科技有限公司重点关注人脸识别领域,已为公安部建设15亿人像库的识别检索系统。

巨无霸尚且如此,可以想象,对于川大智胜、汉王科技、赛为智能等市值100亿元以下的人工智能上市公司而言,困惑也许更为深刻。

在亦竞争亦合作的微妙格局中,科大讯飞董事长刘庆峰意识到,人工智能行业到了十字路口。

2017年12月16日杭州首届钱塘江论坛,刘庆峰表示,“整体上,人工智能会大规模发展,但明年将会有一大批的人工智能创业公司倒闭”。

四天后,2017年云栖大会·北京峰会上,阿里云总裁胡晓明亦指出,“现在人工智能领域有种浮躁的氛围,有些企业靠AI讲资本故事、炒作股价。人工智能不应仅仅是实验室里的、PPT里的‘概念上的AI’,更是‘产业AI’”。

合作还是对抗?

新的资本格局,让关系变得复杂,另一个典型案例中,同样看准AI风口的浙大网新,选择了牵手巨头阿里。

早在2016年12月,浙大网新以18亿元收购浙江华通云80%股权(获得其100%股权),分布式AI、智慧城市、智慧交通、金融科技成为其卡位方向。

浙江华通云为阿里提供IDC托管服务,并与阿里在云计算平台进行战略合作。

2月27日,阿里相关负责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阿里云研发的ET城市大脑将杭州试点区域通行时间减少15.3%,救护车自动抵达现场时间减少一半。

“杭州的智慧交通项目,牵涉到50多万个摄像头,用传统的集中式AI处理方案,按1.5兆码需要750G的第三方带宽传输,传输费用就要每年1亿元,AI计算费用更是超过10亿元/年,但是如果采用分布式AI处理模式,可以将费用整体节省到原来的1/10”,2月9日,浙大网新首席科学家毛德操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提到。

未来的竞技关键词在哪里,业界仍然见仁见智,不过一个共识是,产业化落地即将揭开序幕。

“2018年应该是产业化的一年”,浙大网新首席科学家毛德操认为,目前人工智能的产业化落地,“一种是以技术驱动的自顶向下模式,技术就是门槛,但需要寻找各个行业的应用落地,能不能进入行业是一个问题;另一种是自底向上模式,比如已经在一些行业深耕多年的公司,是一个慢慢叠加的过程”。

除了与巨头合作,浙大网新也推出了几类人工智能产品:在大交通领域的火车站、机场的人脸识别闸机;大健康领域的网新飞思人脸识别系统;以及大金融领域的智能投顾产品。

“不少企业布局C端,是为了获得流量入口,获得入口后,企业是否具备流量转化率更为重要。”2月26日,由中科院自动化研究所、常州国家高新区政府、常州高新区爱尔威人工智能孵化器共同成立的江苏中自机器人有限公司负责人肖霄表示。

长租公寓B2B2C平台“公寓家”首席运营官杨剑凌1月26日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指出,在B端租赁市场的商业运营中,人工智能的难度并不在于技术,而在于大数据的积累、标准的设定和机器的学习。

“我们的机器还在学习阶段,比如输入一套房源,机器给出15万左右的装修改造价格,然后需要通过人工修正,其实是13万更合适,重要的是大数据,案例越多,机器学习的程度越高。”

阿里云总裁胡晓明同样总结了三个关键词,“场景”、“大数据”、“算力”。

眼下,谁拥有足够的雄心、资本和运气,冲出围城?一切尚未知晓。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